建一家互联网医院看这篇文章就够了(目前最全的资料汇总)

Tags: 2018-12-27 10:01:39 来源:

不久前,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事关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三个重要文件,让成长中的互联网医疗有了标准。一时间,互联网医疗火了起来!那么互联网医院怎么建,成了摆在行业面前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为了得到答案,我们把这个问题拆分成多个小问题,并咨询了目前活跃在互联网医疗市场上的几家公司负责人,针对这个问题从不同维度和利益点出发展开讨论。

直接上菜。

1

为什么要建互联网医院?

01

找一个建互联网医院的理由

为什么要建互联网医院?那当然是有这个需要了。

互联网医院毕竟是相对新鲜的事物,从员工到管理者,接受起来有一个过程。记者了解到,各家医院在建设互联网医院时普遍经历了一个比较长时间的认证阶段,认证阶段最重要的事是统一思想,只要医院内部思想统一了,各种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

统一思想的过程就是拿出建设互联网医院的N个理由去击败那些反对的声音。

最“高大上”也是最冠冕堂皇的理由

借助互联网医院落实国家分级诊疗政策,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最动听的理由

顺应信息技术发展趋势,适应医疗健康服务模式的转变,主动拥抱互联网+,提升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能力,改善居民就医体验。

最无奈的理由

医院作为市级龙头医院,处于一个夹心层,要突围就必须借助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医疗、健康行业的深度融合,剑走偏锋,玩出新花样,从不同角度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

最霸气的理由

探索互联网医疗规律,探索公立医院在“互联网+医疗”出现之后如何拓展和延伸医疗服务,为国家制定相关政策提供决策参考。

最务实的理由

通过互联网医院将医院优质医疗资源推向更大的范围,让更多患者和同行了解医院,提高专家与学科的知名度,扩大医院品牌影响力。

理由各不相同,却无一不具有强大说服力。关键是这些理由可以叠加使用,相信抛出这么多“诱人”的好处,思想再不开化的人也会动心。

02

理由不是空想的,还有政策支持

2018

04.12

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强调,加快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缓解看病就医难题。

2018

04.25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医疗机构应用互联网等技术,构建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

2018

09.14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

虽然此次新规只是试行办法,但是依然能看出国家对“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的监管动向。新规对行业进行了准入规范,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中的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将从此脱离灰色地带,使业务开展具备了法律基础。

2

怎么拿到互联网医院的牌照?

你可能要失望了,事实上并没有这样一个牌照。从目前超过50家互联网医院的情况来看,要么是通过PPP模式和政府达成共识;要么是自己建了平台,冠以“互联网医院”的名字。

据医诺CEO于志国表示,现在部分省市的工商部门可以审批带有“互联网医院”字样的公司,如广州、乌镇、海南、海口、银川、贵阳、黑龙江、山东、西安、河南等。“我们准备先拿到工商部门的执照,再向卫计委申请。”

主要有三个建设互联网医院的前置条件

1

首先,必须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就是说,你必须得有一家实体医院。好大夫自建的医疗机构,其许可只能用于线上诊疗;而一般医院拿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线上线下诊疗可以通用的。想拿到后者可以参考的方式是和医院合作,挂靠医院取得资质,如微医宁夏互联网医院。

此外,还需要有医师执业许可、多点执业备案等,保证互联网医院的合法性。当然,还需要注意各省市之间不同的规定。

2

其次,必须有强大的IT能力,能够实现流畅视频会诊,远程病例资料有效传输,精确分诊、电子处方等。同时必须从技术方面保证信息安全和隐私不被泄露。

据悉,微医平台是按照公安部最高安全等级要求做出来的。现在微医的数据中心是除了支付宝之外,第二个有网监直接派驻警务室的数据中心。

3

第三就是有全职专业的服务团队,协助医患沟通,做整个的服务流程和质量控制。这一点是微医集团创始人廖杰远最为看重的微医核心优势之一。

确定三个条件都能达成之后,你还要找到当地政府愿意支持你的原因。能否通过一个互联网医院把一个地区的政策管理、卫生体系和社保体系打通,实现各县市医院的网上问诊?这可能会决定当地政府是否同意审批。

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了,那么核心问题来了,到哪里去找谁来审批呢?在此,筑医台想多说一句:参加各互联网医院成立仪式的领导们.

3

建互联网医院需要多少钱?

互联网医院的模式有轻有重,投入资金及方向有所不同。

比如好大夫在线和康康慢病互联网医院,为了能够取得相关资质,专门向有关部门审批了一家医疗机构,确切地说是一个“运营中心”,里面没有大型的医疗设备和病床。粗略估算下来,建设这样的一个互联网医院投入应该几百万元就够了。

微医的重投入则体现在技术层面。其创始人廖杰远表示,微医建设这一套互联网医院的花费大概在2.7亿元,其背后有500名工程师支撑这一体系。

所以微医在落地宁夏互联网医院的时候,前后只用了10天左右的时间,这一方面得益于宁夏地区的医院之间本身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数据互通,另一方面得益于微医已经固有的技术架构,能够很快接入到宁夏互联网医院,所以单个互联网医院建设的边际成本大幅降低。

从39互联网医院的经验上来看,朗玛信息斥资1.55亿元买下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66%的股权,近期又拟募资6.5亿元用于贵阳六院的扩建。从这样的线下投入来看,确实不是一般公司能够玩的起的。

4

建什么类型的互联网医院?

目前的互联网医院中大部分普遍针对的是“复诊患者”,其中更有一定比例是“专科互联网医院”,比如39互联网医院的疑难重症。目前还有精神专科、肿瘤专科的互联网医院也在筹建当中。

关于这个问题,业内人士有两点建议

1

一是要判断自己的优势适合建立什么样的互联网医院;

2

二是要明确建立互联网医院的目的。整体来看,慢病和重症的确是两个主要的方向。

5

什么样的医院适合作为线下依托?

对于没有医院资质的公司来说,只有三条路可以走:自建,收购,合作

线下依托的三种方式

1

自建这种方式理论上需要比较大的投入,但好大夫在线走了一条小成本的自建方式,即自己建立一个民营医疗机构,这样的好处是受到来自政府层面地约束会小一些。难点在于,如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模式说服当地政府,进行“特事特办”。

2

第二种情况是收购,目前只有少数的产业资本背景的公司才有收购的经济实力。39互联网医院就是把贵阳六院收购之后,再进行改制。

3

第三种情况比较普遍,就是企业和公立医院进行合作。对于顶级三甲医院来说,他们本身不缺患者,医疗服务能力也有限,所以除非你能提高他们原有工作的效率,带来“优质”患者,否则他们的合作参与度可能会非常低。

对于普通公立医院来说,服务量尚未饱和,他们对于合作的意愿可能会更强,但品牌效应不足。所以目前和各互联网医院达成合作的三甲医院一般是三甲里中等或中下等的医院。

6

建几家互联网医院比较合适?

理论上,互联网的服务能力可以覆盖全国。但从实际来看,39互联网医院还有一个“兄弟”叫贵州互联网医院,微医集团旗下则已经建立了17个互联网医院。

对此,康康慢病互联网医院创始人曾明发的观点是:建立一个互联网医院就好。“我认为互联网医院不应该每个省都切入。把一个点做透就很不容易了,面铺广了之后很难精细化运营。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了烂尾工程。

7

去哪建互联网医院?

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50家互联网医院。其中,广东、浙江、贵州是互联网医院落地较多的省份。

那么新入局者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地点去建立互联网医院呢?

最主要考量因素有两个:一个是自身资源,另一个是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

像乌镇互联网医院、荔湾七乐康互联网医院、39互联网医院、菩提医疗云等绝大多数都是因为筹建公司自己的主要资源都在当地,比较容易操作。

另外像好大夫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等建立的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四川省政府把2万平米的院区交给微医,现在已经被建设成四川医师的多点执业中心、四川家庭医生的技术支持中心,跨学科的会诊中心”。廖杰远如是说。

8

找谁来当互联网医院的院长?

建立互联网医院必须有专业的医生和具有医院管理能力的人才,需要把线下服务的场景和逻辑搞通。

目前互联网医院的院长绝大多数都是医生,部分还有实体医院院长经验。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说:“我曾经也困惑过,毕竟医生和互联网是两个专业,能不能有很好的融合,后来发现,其实医生的学习能力很强。我学习互联网也两年多了,我自己也是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学习MBA的课程,有一定的管理思维。”

当然还有很多互联网医院的院长是医生出身,例如39互联网医院的院长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美国心脏学院院士霍勇,其执行院长是原辉瑞中国PCBU市场总监庞成林。

9

患者源从哪来?

患者来源可以分为线上来源和线下来源两个层面。微医依靠挂号网的资源可以获得一部分线上流量,但线上流量的滑坡较为严重。

更大的想象空间来源于线下。乌镇互联网医院和39互联网医院的做法是,从签约的地方医院往上推患者。

39互联网医院的患者来源主要是几个方面:县域医院的会诊、贵州互联网医院的导流、百度等多渠道的导流等。”庞成林透露,现在39互联网医院运营半年服务的患者量有700多例。相对的,凭借全国布局,廖杰远透露微医每天服务3万患者,其中6000-8000例的会诊患者在乌镇互联网医院上被服务。

10

谁来买单?

目前自费仍然是主流,39互联网医院每次重症二次意见的收费在2000元,目前是全部由患者承担。此外,公司也已经逐渐编辑出病人的病历、随访资料、专家会诊影像等。每个月到基层医院播放20-30场,供医生学习,这方面未来也会有潜在买单方出现。

除开自费,中国的医保政策也在逐渐放开。廖杰远表示,“四川发改委和卫计委已经发布了《关于制定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的通知》,对互联网医院的各个科目做出了详细定价,同时把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作为医保的第一个试点。这应该是全国目前为止第一个医保支持的互联网医院。”此外健康险也是微医在尝试的一个部分,“去年的10亿营收中有近60%是健康险创造的。”

平台上的数据也有一定价值,比如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服务为药厂和科研单位提供支持等。

政府的补贴也是一个潜在的买单方。政府现阶段在大力推进家庭医生的落地。2016年6月,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发布了《关于印发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提到“家庭医生团队为居民提供约定的签约服务,根据签约服务人数按年收取签约服务费,由医保基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签约居民付费等方式共同分担。”微医就是看准了这一市场。

建设互联网医院,如果确定全力以赴,那么你唯一需要的就是抓紧窗口期、有效行动。毕竟当环境一片混沌,信息不明确的时候,还是要靠自己去摸索出一条最合适的路径。

*本文本文来源于,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或医健界(TOPMediApps)(微信公众号ID:TOPMediApps)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医健界(TOPMediApps)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